首頁 關于我們 發行服務 廣告服務 公司新聞 發行資訊 訂閱卡錄入 發現溫州

TOP

80‘s設計師,用他們的眼光改變這個城市
2014-09-16 16:29:14 來源: 】 瀏覽:6994次 評論:0
策劃:王忠瑞  施皓宓  編輯:黃璐璐  蔣茹
攝影:池哲人  版式設計:阮妍 

      談到這個城市的設計師時,我們常常將眼光放在那些有特殊成就的人身上,這些特殊成就或許是財務收入上的,更多的是影響力和辨識度。我們過去關注的這些人,基本是60’s和70’s,他們正是這個時代的中堅力量。而80’s和90’s得到的機會相對少,無論是先天條件的限制還是后天的各種不足都使得他們對這個世界的影響還不能擲地有聲。
Anyway,我們知道,你們正在用自己的成長改變著我們生活的這個城市。
      溫州的80’s設計師們生存得并不輕松,他們既不來自那個“物以稀為貴”的藝術從業者匱乏年代,也因為不夠出類拔萃從一線城市的廝殺中“退隱”回這個小城市,然而這個城市又是一個不能給年輕人太多藝術土壤的局促地界。在這樣尷尬的境地中要“殺出一條血路”是一件說輕松有蹊徑說艱辛有苦楚的事。
      《發現溫州》找到幾位談笑風生的80’s設計師,有平面設計師、服裝設計師、形象設計師、空間設計師,他們在這個城市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且有條不紊地經營著自己和自己的設計,他們正用自己的眼光,慢慢改變著我們生活的城市。


只想做一枚安靜的獨立設計師
1.jpg
張曉星
80后
服裝設計師
只求安安靜靜地做設計
      短發,瘦小,臉上掛著淺淺的笑,說話輕聲細語,沒有過多的肢體語言,除了“溫和”,似乎很難找其他更合適的形容詞來形容張曉星給人的第一印象。穿著由自己手工縫紉的花裙子,熱情的找來房間各個角落的手工作品供我們觀賞,說著每一片珠片和每一顆紐扣的特殊來歷,在她整個談話的言語空隙里始終簇擁著一種不緊不慢,耐人尋味的調調。在她的身上我們完全能感受一個年輕設計師的特質,但這一切似乎和經營兩個字不太相關。曉星承認對于創立工作室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只是為了可以更好地延續自己做設計的夢想。
      今年,剛結束了海外的課程的曉星和同樣有著留學背景的男朋友就決定要回國開創他們的天地。起初他們決定先去上海轉一趟,但由于沒有特別好的機緣再加上家里人的催促,最終他們還是決定要回到溫州。
      于是,這間和朋友一起合租的小小工作室,就成了曉星回國后的夢想根據地。這間100多平米的房子雖說不小,但對于一個服裝工作室來說,顯然這樣的準備還是顯得過于倉促,成衣樣品,手稿,未完成的刺繡作品以及小小的會客沙發,所有的東西都以一種無序的狀態展現在我們的眼前,與其說是一間工作室,這里更像是曉星的一個手工作坊空間,只適合安靜地做設計,而不是大張旗鼓的對外營業。不過這一切在曉星看來似乎都不是問題,在聊天的過程中,她不斷的強調自己目前并不想擴大工作室的生意,只求能安靜地做設計就是她現階段最大的夢想。
      雖然身邊的人也總會提醒她這樣的經營理念并不科學,像她這樣一件兩件的衣服賣根本就不可能會有“錢途”,但這個看似溫和的女孩身上卻有一股堅持自己想法的韌勁,她說量化的東西她不喜歡也不做,手工的東西雖然慢,懂得人也不多,但她喜歡的她就會堅持。

獨愛手工刺繡的質感
      在英國和法國多年的求學經歷,讓曉星在設計這件事情上形成了自己獨到的見解。曉星說她非常喜歡法國的設計文化,特別是那里的手工刺繡,為此在結束英國的課程后她還專門到法國Chanel旗下著名的手工坊Lesage進修了一年的刺繡課程。
張曉星對于刺繡的熱愛是一步一步在加深的,以前可能只是對刺繡的手法感興趣,但漸漸的她對刺繡的配色、圖案、用料都開始有所研究,她希望把她在法國學習到的刺繡工藝都運用到她的設計作品中。“刺繡可以給一件成衣增加質感,每一個獨一無二的手工刺繡圖案都將成為一件衣服獨特的標簽。”
      對于前來定制衣服的顧客,只要對刺繡感興趣,曉星都愿意為其設計刺繡圖案。手工刺繡是個慢活兒,所有的圖案,都需要一針一針、一個珠片一個珠片的去完成,耗時往往是幾個月之久,復雜一點的圖案甚至要大半年才能完成,而在刺繡過程中手工者的手指也常年處于一個受傷的狀態。但曉星說這些對于她來說都不是最大的問題,回到國內后她發現顧客對手工作品的接受能力才是她真正所擔心的。在法國,因為有很好的設計氛圍,也因為那里人們的生活節奏很慢,所以大家對于手工的東西都會特別的尊重,很多顧客為了一件自己喜歡的設計作品往往愿意等上幾個月的時間,但在國內顧客們通常就沒有那么大的耐心了,他們也不太了解手工的成本價值,即使是再耗時、精致的作品也往往會受到顧客對其價格的質疑。
對于曉星來說,要讓所有的顧客都了解手工的魅力那障礙顯然不小,但對于手工的東西曉星還是希望保留著這份熱愛,畢竟小眾的東西總是要經歷時間的磨練才會成為大眾。
      曉星的刺繡靈感通常都來自與身邊的生活,就如她近期在看一本《蘑菇》的書,于是書里面那些色彩形態豐富的蘑菇就成了她刺繡的靈感源。在她近期的成衣作品中我們一定可以發現很多可愛的蘑菇身影。除了在法國學習的刺繡,回到溫州后曉星也發現了本土甌繡的魅力。甌繡雖然是非常傳統的一個東西,但它獨特的色彩魅力完全可以成為一大時尚元素,接下來曉星說她要開始嘗試在自己的設計作品中加入更多甌繡元素,帶來更多有思想的有故事的作品。

獨立設計師的困境與堅持
      2011年,張曉星憑借著她優秀的畢業作品集獲得了英國University of Arts London大學的15000英鎊獎學金讓其繼續攻讀該校的研究生學位。畢業后曾在Vivian Westwood和Alexander McQueen進行實習。
      對于一個年輕的80后設計師來說,這樣的成績已經足夠的優秀。但張曉星知道從她決定回國,決定創建服裝設計工作室的那一刻起,這些成績都又歸零了,現在她的設計將不再是一個簡單的畢業作品,她也不再是一個實習生,她面對的是一個獨立設計師成長的課程,這種成長包括她個人也包括她手中的作品。
      近些年來在國內,越來越多80后獨立設計師在崛起,他們都懷揣著一個設計夢,以不計代價的成本去與現實抗爭。而就像剛剛起步的張曉星一樣,在這樣一個圈子里,大多數的年輕人都仍然處于一個謀生、探索的階段。能夠支撐下來的,要么是積累了一堆名人的客戶,變成定制設計師;要么就是家庭條件非常好,能夠從財務上支持他們去堅持自己的理想。而相比與北京上海這些各方面條件發展都比較成熟的地區,在溫州獨立設計師要想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難度似乎更大。
      所幸的是,這個市場雖然小眾但卻也是在向漸趨成熟穩定的方向發展,這個市場主要以70末、80后、有購買能力的人群為主,這個人群對奢侈品牌的消費已然從“唯馬首是瞻”過渡到“為設計埋單”的階段,他們懂得欣賞設計、了解創意、不太愿意隨大流,他們知道什么是適合自己的,一旦找到與自己契合的設計師品牌,就有成為死忠的可能。
      獨立設計師能夠在圈子里活下去的,真的很少。然而,我們也看到有更多的,如張曉星這樣,有才華的年輕人在選擇這條路。我們也相信只要專注,時間總不負人,在時間的沉淀下,他們的堅持會帶領他們找到屬于自己的坐標。

設計讓我更懂生活
2.jpg
郭和慶
80后
平面設計師
No zuo no live
      “no zuo no die”,這是2013年最流行的網絡用語之一,相信大家都有所耳聞,但你是否聽過“No zuo no live ”呢,“作”就是不安現狀,愛瞎折騰的意思,No zuo no live的意思就是要走一條不同常人的道路。在對設計師阿長(阿長本名郭和慶,但身邊的朋友早已習慣用這個和他外形相稱的外號來稱呼他)的采訪中,我們發現他這個人就挺愛“作”的。
阿長的大學專業學的是平面設計,但由于是師范類院校的關系,所以阿長的很多同學在畢業以后就走上了教師崗位,即使不做教師很多人也選擇了朝九晚五的安定職業,畢業后真正做設計的人寥寥無幾。但當問及阿長是否也想過這條更安穩些的道路時,他堅定不移的給出了“從來沒有”的答案。
      對于絕大多數的80后來說,做一份喜歡的職業,創造屬于自己的事業都是曾經埋在心里的一個夢想。想當年畢業的時候,阿長也不確定自己的能力是不是可以支撐自己去走好這條理想的道路,也不確定設計這份職業是不是真的會有前途,但他的生活的態度告訴他, No zuo no live,不嘗試就不會有結果。既然喜歡設計,也學了這么多年的設計,為何不在年輕的時候嘗試去堅持呢。
      一開始也許只是為了那份沖勁,但越“作”就發現越有意思。對于阿長來說,從05年畢業到現在,平面設計這份工作已經成了他生活中很重要的一個坐標,那不但是他的事業,還能給他的生活注入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并且,設計的領域越廣,接觸到的事物也就越多,他的興趣愛好也就變得越加的廣泛。阿長說自己是一個不喜歡局限在一個小空間里生活的人,而平面設計的創作正好給了他一個突破自我的途徑,能幫助自己挖掘更大的潛力。阿長覺得,即使以后不做設計了,但由設計帶來的這份益處卻是終身適用的。
除了設計,他還玩很多
      阿長愛攝影,所以在他辦公室書架上最顯眼的位置就擺放著Contax G2和富士X100兩臺復古相機。除了相機,還有各類設計、攝影的書籍以及長長一疊珍藏的電影DVD,是一個標準的文青小空間,讓人難免多瞄幾眼。
      攝影、音樂、電影這些都是阿長除設計以外堅持多年的愛好們,他說做設計最重要的是審美,而這些興趣都可以培養自己的美學感受力,所以在外人看來要維持這么多的興趣愛好也許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但在他眼里卻樂此不疲,興趣使然做什么都是專注有趣的。除了從各種渠道收集書籍和電影,阿長也經常為了觀賞一個話劇或是展覽而跑到上海。他打趣的說設計師肚子里要是沒有東西,那又該如何設計出有靈魂的作品呢。所以不管是一個攝影作品,還是老電影里一個畫面,這些都可以成為阿長平時的設計靈感,他多樣的興趣可以說給他帶來了源源不斷的靈感源。也許這也是為什么阿長的設計作品總是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作為一個本土成長起來的設計師,在他的作品中我們看到了更廣闊的一個世界。
      看阿長案頭擺著田中一光的《與設計向前行》和原研哉的《設計中的設計》兩本書,一聊,果真是最喜歡日本設計師的設計風格。除了他們的設計作品,阿長說自己也喜歡看這些設計師寫的文字,了解一個設計師背后創作的思想也許比懂得欣賞他的作品來得更重要。在不斷的學習和實踐中,阿長對于設計這件事的領悟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成熟。以前設計對于阿長來說也許只是一個技術活,但現在他堅持任何作品想法才是第一位的,對于自己的作品即使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細節設計,都希望用全力去體現個體的思維。
形而上謂之道
      2009年,在一定基礎的積累之下,阿長創立了這家設計公司——溫州形上品牌設計策劃有限公司,這也算是他這么多年堅持的一個成果體現。阿長為工作室取名“形上”,意在傳達“形而上謂之道”的理念,不僅僅是設計,他希望公司更能專注于品牌整體的形象建立,用視覺形象去傳遞品牌真正的內在之道。
      在阿長侃侃而談的姿態中,我們不難發現他優秀的溝通與表達能力,作為整個設計公司的帶領者,在整個團隊中,阿長最常扮演的是協調統籌的一個角色,對外他需要做與客戶的前期溝通工作,了解客戶的需求以及一個品牌的定位,對內他則需要做好所有員工的工作分配,讓所有人的能量都得到最大的發揮。在他有條不紊的帶領下,現在形上設計在溫州地區也有了不小的名氣,像大家印象深刻的V-SHOW、那里花園、溫州香格里拉、雪歌等都是阿長他們團隊的作品。設計領域遍布江、浙、滬,涵蓋地產、金融、傳媒、娛樂、餐飲、服飾等領域。
      在公司的經營方面,阿長也算頗有經驗,他希望用品質來打造一個不一樣的“形上設計”,努力讓每一個出自他們公司的專案都具有代表性,在設計上迎合甚至是超越這個城市的審美。
      他是名副其實的80后,但不愛混酒吧,愛看文藝老電影;他是本土出師的設計師,但不受拘泥,堅持做自己“有想法”的設計。平面設計對于阿長而言,是從小就感興趣的東西,是“做自己感興趣的工作,把想法一一付諸實現”的過程,更是帶領他體味生活的工具。

在千篇一律的“歐式”風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00000.jpg
黃慶
80后
室內設計師
老練生世故
      86年出生的黃慶剛剛成家,卻已經是云信裝飾公司的首席設計師了。雖然個子瘦小,待人接物卻透著成熟和世故。世故是一個可褒可貶的詞,是難走的鋼絲。
      黃慶一直是以別墅、豪宅等空間設計和軟裝為主攻方向,擅長大板塊處理。無論是年輕人的時尚簡歐需求還是成功人士的深沉型歐式風格他都擅長,通過空間切割、材料分配、光線運用等手段,將溫州人最崇尚的“歐式”風格玩得駕輕就熟。
      空間設計師自己的家才是他真正的品味,就像服裝設計師的著裝能透露他的水準一樣。本以為所謂“歐式”,只是黃慶為了迎合市場所做的妥協,相談之下發現,他親自設計、施工,仍在裝修中的新居也走的是“歐式”風。看來這不僅是他擅長的風格,也是他真心喜愛的風格。
      年輕設計師,特別是年輕的空間設計師,在溫州的競爭壓力頗大。市場小、公司多,設計師多,且甲方仍處在盲目砍價的文明程度。設計師不僅要做設計,更自己親自談方案,跑市場,身兼數職。很多時候,溫州的空間設計師并不像一個藝術家,更像一個職業經理人,或是流水線上的工人,他們的創造力被市場無情的消磨著。黃慶身上的“世故”也從這里而來。
      值得慶幸的是,黃慶給人的感覺是非常積極向上的,他并沒有像許多80后和90后那樣哀怨地訴說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不滿,也沒有發出呼吁藝術和文明的振臂疾呼,他覺得這個時代給了他機會,他也在這個并不算理性的市場中找準了自己的位置。這樣很好。
      相較于一線城市,作為三線城市的溫州,家裝市場的消費水平不算高,但卻一直保持活躍的勢態。別墅和豪宅,無論是對設計師的需求還是對材料及軟裝的消費能力,都是在這個市場中最強的。而在這個群體中,超過90%的業主會選擇歐式的風格。黃慶了解這個市場的需要,也將自己定位為以歐式風格為主的設計師,無論是輕松的“簡歐”風,還是“老牌頭”的濃重歐式風,抑或“溫州化”了的歐式風,他都信手拈來,這是他在這個城市的設計中找到的位置。
新裝飾主義
      黃慶的案例多以“新裝飾主義”為主題 ,新裝飾主義有別于傳統裝飾主義的華麗感,新裝飾時代講求紅花綠葉的搭配,著重于實用,典雅與品位,在呈現精簡線條同時,又蘊含奢華感,通過異材質的搭配,并朝向“人性化”的表現方式進展。新裝飾主張質感與層次,如墻面大理石的奢華層次組合,墻面上灰藍鏡面體的空間感和一些透光石的氛圍點綴,簡單又帶點奢華的味道,正是人們追求高品質生活環境的極致體現。
      黃慶在每一個案例中首先考慮的是業主的審美情趣和生活方式。比如,該瑞安別墅業主為一對年輕夫婦,典型的知識分子,思想活躍,品位高雅,對傳統文化有很深厚的理解。本案在設計手法上,突出了文化人溫文爾雅、平和理性的特點,用淺米色大理石做整體色調,表達業主的溫馨典雅。中空客廳,最顯著的特點就是空間高,配合墻面大理石的層次,體現簡單而又奢華的味道。
      在設計風格定位上,黃慶常吸取文藝復興時期“巴洛克”風中的一些經典元素,既不過分張揚,而又恰到好處地把雍容華貴之氣滲透到每個角落,如圓形樓梯的設計,柱子以透光玉石結合大理石的組合,樓梯踏步中間設置觀光平臺,既突出整體效果的華貴又適當彰顯業主的個人品味。

從“野路子”殺將出來
1.jpg
Maggie
79年生人
形象設計師
     并沒有受過什么專業訓練的Maggie對時尚有著敏銳的觸覺。與其說時尚,不如說美。她對美的東西,很敏感。對色彩和運用和搭配,很到位。再加上她骨子里有著溫州女人的那股拼勁兒,做事認真,也較真。所以她是值得嘗到成功滋味的人,即使這條路也許會比想象的長。
Maggie并非那種溫室的花朵,不是“富二代”,經歷過挫折,她是我們這次專題的特例,因為她不是80’s,她站在70’s的尾巴上,她不忌諱談自己的年齡,她說:“我今年36歲了,我知道這世界的險惡,卻始終面帶微笑,向往自由。”

    “養在深閨人未識”
      Maggie服裝形象工作室,設在車站大道智慧谷內。走進店內,一股時尚的設計氛圍撲面而來,店內掛著的衣服、首飾等物,東西雖然不多,但都很精致。Maggie個子不高,中等身材,臉有些嬰兒肥,但精致的妝容令她頗有氣場。
      Maggie本名金曉玲,溫州本地人。她說,她在時尚方面的啟蒙,比其他人稍早一些,早在十幾歲時,就已有意識地踐行自己的穿衣美學,經過了一系列對于服裝設計的學習之后,又學了化妝造型設計。至此,她終于可以把自己心里所展現的東西,靠自己的雙手呈現出來,擁有著集發型、妝面、服裝、配飾等整體形象設計的實力。
      Maggie從事許多工作,包括時尚買手、服裝搭配講師、品牌時尚視覺策劃師等等,和許多從事服裝設計的人相比,Maggie算是個“野路子”,但她所展現的形象設計的實力絕對不俗。
      服裝形象設計,能將一個人從頭包裝到腳,以充分展現出其個人魅力的搭配方式來提升個人的整體形象,是Maggie一直所希望達成的目標。所以,在她的努力之下,Maggie服裝形象設計工作室于2013年11月份正式成立,并經過精心的經營,目前在圈內可謂小有名氣。
   
一針一線,絕不馬虎
      在2014年6月份舉行的米喜迪潮童大賽上,一位名叫潘若楠的參賽選手以一襲紫衫、手拿紙傘的亮相,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仔細觀察之下,人們又發現,潘若楠的衣服和紙傘均為純手工打造,不僅非常貼身,在細節處也苛求到盡善盡美。
      今年5月,經朋友介紹,魯女士帶著女兒潘若楠來到Maggie服裝形象設計工作室。通過接觸,Maggie認為楠楠外在非常純凈,骨子里又透露著一股傲氣,遂把楠楠的風格定位為歐洲風格的簡約派。
      由于楠楠即將參加的比賽,要求能夠融入環保意識。Maggie決定,在楠楠的服裝表面加入大量的紙作為材料。
      在為楠楠制作第一套服裝時,若純粹用紙,服裝會顯得單調,Maggie經考慮,決定在紙衣上鑲嵌水鉆。
      鑲嵌水鉆的工作可謂是大費周章,因為紙張不能燙鉆,只能用手一顆一顆鑲上去,300多顆鉆,光是鑲嵌的活,集全員之力,做了足有一周的時間。再算上成衣、制作配飾的時間,這套“紫夜之星”晚禮服的制作共花去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由于是純手工制作,每一個褶皺、流蘇都顯得非常精致。
      楠楠的第二套服裝是“心語”,同樣體現了時裝與紙張的結合。該套服裝的靈感來自于荷蘭郁金香,并采用了2014年最新的款式設計,巧妙地將花朵語言融入到服裝當中,雅而不俗。但為了挑選能完美呈現該設計的面料,Maggie女士在面料市場花去了一整天的時間,最終選中了某款歐根紗作為裙子主料。
      選擇紐扣也是個不輕松的過程。市面上可見的紐扣大多是適合成年人的,盡管也有兒童紐扣,也屬太過可愛,甚至略顯俗氣。Maggie認為,服裝的細節非常關鍵,類似于紐扣這種看似很小實則體現服裝細節的東西,反而更加馬虎不得。Maggie并未妥協,百般尋找,終于在蟬街附近的服料市場找到了能夠很好匹配設計理念的紫色紐扣。衣服已經做成,任務已經完成。但Maggie仍不甘心,她總覺得這套衣服還缺了點什么。經過多方考慮,她決定再為這套服裝手工打造一把同樣風格的花傘。
     在Maggie的絕不妥協之下,終于有了比賽當天,仿佛從畫中走出來的楠楠。
     Maggie透露,每個來到Maggie服裝形象設計工作室的參賽兒童,都是沖著比賽的冠軍來的。父母會把孩子帶到工作室,這是信任的體現。事實上,曾來到工作室接受包裝并參賽的兒童,均為該賽冠軍。
凸顯客戶的個人獨特魅力
      溫州處于時尚的前沿,但Maggie認為,時尚是無止境的,在時尚領域,溫州仍有極大的潛能可以激發。時尚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也有一個由淺入深的過程。許多人希望變得時尚,卻只是聽從了他人的建議,簡單地通過服裝、妝容、發型等改變了一時的外在形象,卻未能形成自己特有的風格,體現出自己對時尚的理解。
      鑒于這一點,所以,Maggie說,她更希望能把時尚文化做出來,通過自己對時尚的理解,讓更多的溫州人體會到時尚的魅力,并讓他們擁有自己詮釋時尚的能力。
      溫州其實并不缺設計師,也不缺為時尚服務的工作室。Maggie在其他同類機構已在溫州有了一定基礎的情況下,這樣的環境讓Maggie服裝形象工作室的生存有著不小的難度。談到這個問題時,Maggie笑著說,確實在溫州的時尚領域已有許多類似的機構,但他們要么只針對化妝,要么只針對服裝,而整體的個人形象設計卻沒有。事實上,人們經常會遇到這樣的情況,衣服很好看,妝畫地很美,褲子很合身,鞋子也很炫,可當它們湊在一起時,卻顯得格格不入,這正是因為搭配設計不合理所致。而Maggie服裝形象設計工作室可以做到的,是讓一個客戶能夠得到從頭到腳的包裝和設計。不僅絕不會存在不搭的情況,還可以凸顯客戶的個人獨特魅力,在經過Maggie的設計,理解搭配之道后,哪怕面對著家里的一堆舊衣服,也能讓它們重新煥發新的生機。
      Maggie還對企業文化如何在員工形象上體現頗有心得,她認為企業文化可以通過時尚的員工形象來傳達,企業的員工是企業展現自我風格的一個重要窗口,為此,Maggie服裝形象設計工作室還為一些企業提供服務,根據企業文化,為員工設計制服、妝面,并對員工進行形象培訓。幫助企業達到軟硬件文化統一,借此提升企業品牌形象。
要想跑,得先學會走
      跑步之前,總要學會走路。Maggie說,工作室才剛起步沒多久,幸而客戶的認可度很高,雖然在硬件方面不是溫州最好的,但卻能夠把時尚的理念正確、精準地傳達給客戶,讓每位客戶滿意,“我們沒有很高的價位,卻有著最好的產品文化與服務。”
      近來,受Maggie服裝形象工作室服務的兒童造型頻頻獲獎的影響,一些人以為Maggie服裝形象工作室有種“走童裝路線”的感覺。Maggie解釋,工作室所針對的整體形象的設計范圍很廣,設計兒童形象是非常巧合的開始。事實上,不管是老人、成年人、年輕人、兒童,任何人的日常生活都離不開服裝,每個人也都應注重個人形象的展現。Maggie的服務面向每個年齡段的群體,甚至不僅僅局限于個人,包括企業、公司、時尚服務等各行各業,Maggie都可以提供服裝形象設計。
      Maggie說,例如上海百嘉樂V-SHOW公司,他們在溫州有兩家門店包括在上海與無錫的門店。他們的員工形象,就是Maggie服裝形象設計工作室所做的。根據V-SHOW的品牌形象,為員工設計包括制服、妝面、配飾等全方位的形象搭配。此外,同樣的還有JJOT、IDVE等企業,從這幾家企業所反饋的情況來看,Maggie服裝形象設計工作室的服務都做得很到位。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太過美好.com 下一篇夏日滋味

評論

帳  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表  情:
內  容: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相關文章

溫州報業發行廣告有限公司 浙江省溫州市公園路105號 郵政編碼:325000 E-mail:[email protected]

中国福建体彩走势图